背景:              字号:   默认

第814章 杀害曾总的凶手(1/1)

会议之后,很多地区的领导并没有及时回去,即使是比较近的,他们有的也希望多留一些时间。原因嘛?嘿嘿,谁心里都清楚。

打听省里今后的政治格局,并不是没意义的事,尽早接触一下未来的领导,那是一种资源,更是一种投资。感情投资是很重要的,官们钱已经不是最最重要的东西了,有权要钱本就不是什么难事了,他们现在需要的是忠诚。因为自己就曾经做过不忠诚的人,所以,忠诚是稀有资源,他们希望世界上所有的人都对他忠诚。不忠诚的人被提拔,对于领导来说,那是伤不起的。自己曾经对别人不忠诚时就有过切身的体念。

竟然今天来了省里,跟有关的领导汇汇报那是应该的。“汇报”是官场语,也是习惯用语。

当然,这个时候,没有人会傻里傻气地去跟蔡立峰汇报了,在人们的猜测中,他要么原地踏步踏,要么也很快就要离开这里,为新来的领导让路,好让新领导开展工作。人们想,即使蔡立峰是原地踏步踏,往日的风光也已不再,现在,他只是病猫一只,“喵喵”的声音吓不到任何一只老鼠了。

还有,也没人傻乎乎会去跟傅建新汇报工作了,因为,傅建新不但不会有大的出息,而且,他还是晦气满身的人,最多文强这类人会偷偷去见一见傅建新。多数人脑子里很快就忘记了傅建新这人。

官场上就这样,很容易健忘,感恩的情况有,“士为知己者死”嘛,被人欣赏,被人重任和相信,这容易产生感恩与被感恩。但是,大多数情况下,官场上的感情是建立在利益的基础上,所以,有什么感恩不感恩之说呢?

所以,蔡立峰有什么气可生的?因为,他欣赏过谁?信任过谁?就是过去的刘云辉吧,他们之间跟多的是交易,你看看刘云辉这人的秉性就知道了。没人理睬蔡立峰,他怪不得谁,也没必要责怪人家“忘恩负义的王八蛋”,其实,他没有资格怨恨任何人。

傅建新不同,他信任过,他重用过一些人,不过,那是少数人,因此有少数人去看望他那也是正常的。

门庭若市的是宋刚。但是,宋刚并没有因此感到欣慰,他知道,这些人来朝拜他,都是基于人们的臆想产生的虚假光环,这光环很快就会消失,一旦消失了,结局将会更加惨淡。

可是,人家要巴结你,要恭维你,你能拒绝吗?你又怎么样地拒绝呢?

宋刚接待的人已经很多批了,以范彤为首的清江市一群与会领导又来求见。

范彤,才下去半个多月,接任清江市委书记。郝子华原地未动。按范彤的说法,他是属于感恩的人,他特别应该感谢宋刚,假如没有宋刚的这次整顿,哪会有他今天这书记当?

这话,确实也没错。

王毅兰的出事,宋刚也微微有些意外,因为,他并不是很出格的人。宋刚反思过,最终的结论是,王毅兰的智商比较低,跟别人做同样的事,别人太平无事,他却出事了,这不奇怪。宋刚注意到,这腐败其实很普遍,很多地方却可以十几年、几十年不出问题,这不能说这地方净土一块,其中的原因是,他们的游戏规则比较规范。宋刚想,真正要肃清腐败,那是一场艰巨的任务,其中,这游戏规则执行得太好了,这就是一个很难攻克的堡垒。

范彤得到宋刚的同意被接见,他如沐春风般的脸焕发出七彩神色,灿烂的容颜似乎刚才接到玉帝的圣旨,宣布他从此不再是凡人,正式列入仙班之列。

“书记您好。”

“书记好。”……

数个哈着腰叫着“好”的清江市干部,演绎着现代版的公公相。

“坐!”宋刚已经是第十二批接待这种人了,他不想作指示,虽然人家口口声声说是来听“指示”的,是来汇报“工作”的,但其实就是来表示一下忠诚,表示一下效忠。所以,一阵哈哈,一阵随便话就已经足够应付了,谁也不会认认真真耽误领导的时间。范彤有点与别人不同,他好像有点儿脑残,或者说有些弱智。

“宋书记,我到清江以后啊,坚决按您的指示办,对打击腐败和整顿干部作风建设工作一定会做的扎扎实实。我绝对不会像王毅兰那样辜负您的期望。王毅兰本来也是您亲手培养的干部,可是,这人的人品不咋的,不但辜负了您对他的期望,还给您抹了黑,太对不起您了。我就跟他不同,我这人有个特点,做人要讲原则,做人要讲义气,士为知己者死嘛,既然书记您有意栽培我,那我就是为你死一百次,死一千次那也是在所不辞的。我啊,准备……”

范彤滔滔不竭地说着,宋刚觉得一身的鸡皮疙瘩有点像得了银屑病,难受死了。可是,既然人家来朝拜,不给人家面子那也不对啊,所以,宋刚艰难地熬过了半个小时。他看了看手表,按理,这就是个信号,客人可以走了,或者说,该走了。前面十一批人都是按这规矩走的,可是,这个范彤却不守这规则,也许他不懂,也许是他故意装作不懂。

他又说话了。

“书记,告诉您一件事,那个傅建新,我们看呢,他不是个很地道的人,书记,您小心点,这人的眼睛是典型的三角眼,阴险、奸诈……。”

宋刚恶心地听着这人说着,心想,这人怎么也当上了书记?自己的印象里,开会讨论他时,好像介绍是说他很有水平啊?这也算是有水平?宋刚努力想着这人是谁力举的,似乎是傅建新吧,但是当时好像黄庭宏也很赞成,所以也没很在意。

那范彤看宋刚没有做声,以为宋刚正听得津津有味,所以,他更加放肆,更加来劲,更加滔滔不竭。

“宋刚书记,您当上省长以后啊,一定不能心慈手软,那一群对你做过手脚的人啊,你一定得好好修理一下,这人啊,你不给他厉害他还以为你好欺负呢……”

范彤还继续着,宋刚实在是无法再忍受了,说:“范书记,你当书记多久了?”

“不久,感谢你的栽培,我当书记有半个多月了。”范彤哈着腰说道。

“哦,半个多月啊,才开始啊,可惜,可惜。”宋刚说到这里没有再说下去,向着范彤诡秘地笑了笑。

范彤听这话,猛然一喜,可惜?可惜什么?难道还有更好的位子?他忙说:“书记您的意思是……什么可惜啊?”

“哈哈,可惜的东西多着呢。你任书记才半个多月,时间也太短了。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别说这些吧。”

这话很明显,那就是说范彤书记任书记时间太短了,要不是太短了的话呢,宋刚肯定另有打算啦。范彤这可就急坏了,他听出了宋刚话中的话,说自己的资历太浅,可是,这是一次机会呀,宋刚看中了自己,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呀。

“书记,您有什么需要驱使的,您尽管放心,吩咐下来,水里火里,在所不辞。”范彤表着决心。

宋刚又是一笑,心想,好吧,你就等着吧,那天水里火里有你去的。

“范彤书记,你们早点休息吧。你刚才说的那些话,别在外面说哟,今后啊,我真可能让你火里水里去闯呢。”

“好,只有你书记一声令下,我火坑里也跳进去。”

宋刚心想,这火坑啊,你自己去跳吧,你这家伙看来不是什么好东西,你早点自己收拾了自己吧。

范彤终于被打发走了。这时,康健来了。

“让曾总自杀的人我们已经查出来了,现在请示您,该怎么办?”康健接着把曾总“自杀”的情况介绍了一下。

奇怪的是,宋刚并不怎么吃惊,似乎这些都在他的预料之中。

“压一压。”宋刚听完康健的话以后,谈谈地说。

康健吃了一惊:“压?”

“对,这个时候只能压一压了,再折腾,会把黄庭宏书记给害了的。等他走了以后再让新领导来收拾吧。”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我的妖孽小姨子非正式恋爱天生富贵命最强上门女婿重生之原来是渣攻欢喜禅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