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102773.23家(1/1)

十一月的京城,已经是寒风冷冽,路上的行人都穿上了厚厚的棉衣,将自己包裹了起来,打着伞低着头往前边走着,天上纷纷洒洒的雪片从伞下钻了进来,粘到棉衣上头,转瞬不见。

□□的主院走廊下头站着一大群人,都在殷切的往那屋子里头瞅着,虽然此时是北风呼啸,可众人却不畏严寒,一个个说得十分火热:“你猜猜,王妃会生小世子还是小县主?”

“都是肚子圆圆是女娃,肚子尖尖是男娃,我瞧咱们王妃的肚子尖尖,应该是男娃。”老妈妈们似乎很有经验,一个个说得唾沫横飞:“王妃人这般好,菩萨肯定会保佑她一举得男的。”

脚步声沙沙,月亮门边出现了几个人影,众人一见,大惊失色,赶紧跪拜在地:“恭迎太子妃娘娘。”大家将头低了下来,望着那青石地面,身子都不敢摇,自家王妃生孩子,竟然连太子妃都惊动了,可真是有面子。

□□惨案之后不久,皇上就下诏选定了人,将豫王立为太子,豫王妃便成了太子妃,本来是要搬进东宫的,只是东宫积年未有人居住,宫殿里头有些陈旧,皇上下旨重修东宫,等着明年开春就让豫王带着家眷搬进东宫去。

彦莹怀着身子的时候,皇上皇后的赏赐跟流水一般的过来,太子妃也不时的派人来嘘寒问暖,礼郡王府里个个羡慕彦莹的好运气:“我们家王妃,可真真是得了皇上皇后娘娘的欢心,弄得连太子妃都要来巴结了。”

“可不是呢。”有下人低声笑道:“还不是咱们家王妃有本事?”

彦莹在皇庄培植嘉禾,今年的亩产比去年又高了一些,皇上得知了这事情,龙颜大悦,称赞彦莹是大周不可多得之才女。

“能写两首诗画几幅画,会弹琴唱曲儿,这又算得了什么才女?”皇后摸着花白的胡须不住点头:“能让人填饱肚子有饭吃,这才是真正的才女!”

王皇后在旁边微微的笑:“皇上,三花会写诗!”

“哦?”皇上哈哈的笑起来:“那可真是才女中的才女了!”

彦莹得了赏赐以后,将那些黄金兑换成银子,给庄户们每人发了三两银子:“这是皇上的恩典,大家使劲干,明年咱们要是能收成更好,皇上肯定还有赏赐!”

众人捧着银子个个欢喜,激动得直打哆嗦:“以前庄头们都只晓得从我们身上刮钱,王妃不仅每个月给我们银子,现在还给赏钱,王妃真是菩萨转世,心肠仁善!”

百香园生意很是不错,京城两家铺子每个月差不多到了一万六千两的纯利,这可真是挣钱挣到手软。彦莹还采取前世的代理加盟形式,在大周开了十来家分号,她心里头想着,到时候等四花五花六花她们能独当一面了,就派她们出去打理,将百香园做成家族型企业。

这开分号,最重要的便是要有信得过的人,光是四花她们一个人过去,只怕也会是强龙不压地头蛇,总该要有帮手。自己虽然官场上有人脉,可毕竟还是要带一批亲信走才行。所以她特地叮嘱二花她们,平常注意培养信得过的人,到时候也好有人可用。

简亦非自从袭了爵,青衣卫的统领便卸职了,他觉得这闲散军王爷实在无趣,就跑到镇国将军那边自告奋勇要求投军。镇国将军被他唬了一跳,可是拗不过他,还是让他做了个副将:“有空你便来操练,没空就不必过来了。”

可简亦非不是那种做事马虎的人,按着军营的规矩来,每十日才歇息两日,回家两日便帮着彦莹到田庄看巡视,顺便还跟着她去做做嫁妆,种种花草,妇唱夫随,其乐融融。

今日彦莹忽然发动,肚子痛得厉害,简亦非赶紧打发下人去早就备下的稳婆请到主院来,自己守在彦莹床边,一步都不敢离开。听说太子妃过来了,他赶紧出门将太子妃迎了进来。

“我估摸着就这几天,今日特地让人在你们府门口来打听,没想到正好赶上了。”太子妃满眼慈祥的望着彦莹,那殷殷的目光,柔和得似乎能滴出水来一样。彦莹瞧着她那关切的神色,忍着疼痛笑了笑:“多谢太子妃关心,三花现在感觉还好。”

“不是说已经痛了?”太子妃一把捉住了彦莹的手:“三花,你别怕,别怕,都是这么过来的。”

彦莹鼻子有些发酸,点了点头:“我不怕,有太子妃陪着我,我一点都不怕。”

太子妃的眼里瞬间有泪,盈盈的泛出了光来。彦莹努力的伸出手去,用手掌替她擦去眼泪:“太子妃,我真的不怕。”她抬头望了望站在一旁的简亦非,微微一笑:“亦非,你先带着丫鬟婆子们出去下,我有几句话儿想与太子妃说。”

简亦非望了望彦莹,虽然不知道她究竟是什么意思,可还是点了点头——他已经习惯性听从彦莹的吩咐了,将屋子里的丫鬟婆子们喊了过来:“到外边等着!”

屋子里头只有彦莹与太子妃两个人,彦莹那粗重的呼吸都听得清清楚楚。太子妃依依不舍的盯着彦莹的脸孔不放:“三花,你要与我说什么?”

彦莹伸出手,将太子妃的手攀住:“太子妃,你且低下头,我贴着你耳朵说。”

太子妃有些疑惑,但还是低下了头,彦莹微微一笑:“阿娘,谢谢你一直以来关心我。”

“你……”太子妃有些惊慌失措,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三花……孩子……”她哽咽了一声,眼泪簌簌的落了下来:“你知道?你知道?”

“是的,我知道,自从镇国将军府的贺老夫人派人拦截我,我就琢磨出意思来了,没有人会这般对我好,只有自己的母亲,才会如此关爱自己的儿女。”彦莹望着太子妃,微微一笑:“多谢阿娘悉心照料。”

“三花,我的孩子!”太子妃一把抱住了彦莹,热泪滚滚,落在了她的脸颊上:“我可怜的孩子,你受苦了,受苦了!”

彦莹抬起胳膊,用衣袖替太子妃擦了擦眼泪:“阿娘,我一点都不觉得苦,我觉得很快乐,我过得很好,你不用牵挂我。以后我照样会是喊你太子妃,可我心里却会喊你阿娘,希望阿娘能听到。”

太子妃哽咽了一声,点了点头,旋即又疑惑的问道:“那……你不是知道简亦非是你堂兄?你为何还要嫁他?”

“他……不是他母亲与秦王生的。”彦莹看了太子妃良久,这才将秘密说了出来:“还请太子妃为亦非保密。”

“原来是这样!”太子妃脸上露出了欢喜的神色,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嗳哟,我这颗心,总算是放下了。三花,你放心,我绝不会跟旁人去说,这个秘密就只有你我两人知道。”她原先一直在担心着这事情,今日总算是将包袱放下,不由得格外轻松。

“哎呀……”彦莹低低的喊了一声,伸手抱住了肚子,太子妃瞧着她那神情,赶紧冲到了门口:“稳婆呢,稳婆,快些进来!”

简亦非比那两个稳婆跑得更快,才几步便飘到了彦莹床边,一把捉住了彦莹的手:“三花,三花,你怎么了?”

彦莹努力朝他笑了笑:“我似乎觉得咱们的孩子要出来了,正在踢我哪!”

稳婆围拢过来看了看:“少夫人,就快要生了,你可得配合着些,将力气留在要出来的那一阵子,可别先用尽了力气!”

彦莹点了点头:“我知道呢!”

两个稳婆面面相觑,这位礼郡王妃可真是不停寻常,她们两人已经在郡王府住了大半个月了,郡王妃若是闲了下来,必然会找她们来拉家常,说的都是怎么样生孩子养孩子。寻常大户人家的夫人小姐,替到养孩子这事,都是要做出不好意思的神态来,她倒是好,大大方方的谈着这话题,还有不少稀奇的想法。

“我可不要一个月不洗头发不沐浴!”

“我可不要被关在屋子里头关一个月不下床!”

“我可不……”

这都是些什么想法哪?谁家的女人不是趁着生孩子的时候多偷懒,坐月子的时候好不用做事情,也不用看婆婆的脸色,她倒是好,跟闲不住一般。

两人在这礼郡王府里头住着,经常见着郡王妃亲自拿着花锄去给园子里的花苗松松土什么的,虽然说做得也不多,每日不过半刻钟,可已经足以让两人觉得不可思议了,堂堂的一个郡王妃,竟然做这样的活——而且是在挺着大肚子的时候!

她们也去劝阻过,结果人家郡王妃说:“妈妈们有所不知,这人就是得运动,将筋骨运动轻松了,才好生养!以前我在农村里的时候,还见着不少在地里干活的妇人就这样生了孩子呢,那些难产的,倒多半会是富贵人家的夫人,妈妈,你们自己想想看,可是不是这样?”

这农村里谁有多余的银子请稳婆?除非是实在生不出,才会请了稳婆去帮忙,大户人家里的夫人,自小便是娇生惯养着的,到了生孩子的时候,确实是会有些使不上劲儿,难产的多——莫非真是有这道理在里头?

不管两人怎么想,彦莹以自己生孩子的经历来证明了她的观点,从羊水破宫到生出孩子,不过一盏茶的功夫,快得让两个稳婆手脚都忙不过来。一个稳婆将孩子抱到彦莹面前看了看:“王妃,是个小世子呢!”

彦莹神清气爽,点了点头:“我看到了。”

简亦非站在一旁生伸出手来:“给我抱抱。”

稳婆笑道:“我们先洗了包到襁褓里头,王爷再来抱罢。”这王爷也是奇怪,都说男子不能进产房,会有血光之灾,可他却一点也不听劝,执意要守到王妃的床边,王妃生孩子的时候,他还在抹眼泪哪!

简亦非望了望那孩子,见着是个男孩,有些失望:“哎,真是可惜,我原本想要个女儿的。”他望了一眼彦莹:“咱们下次努力!”

“好。”彦莹点了点头,只觉得肚子又渐渐的痛了起来,跟刚刚生孩子的那种感觉一模一样。她推了推简亦非:“赶紧让稳婆看看,是不是还有一个?”

莫非是双胞胎?彦莹忽然觉得幸福得快要飘了起来,能生一对双胞胎,那可真是再幸福不过的事情了。她长长的吸了一口气,用力的憋着,想要将肚子那阵疼痛推了出去,就听着稳婆在惊喜的喊着:“王妃,用力,用力!我们看到头顶了!”

彦莹挣扎着用力往下推着,忽然间就觉得有一种滑溜溜的感觉,好像什么东西从身体里溜了出去一般,整个人顿时轻松了下来。

“王妃,是个小县主呢!”稳婆抱着小婴儿冲到了彦莹面前,还没来得及给彦莹看,却被简亦非一把捞了过去:“三花,是个女儿,真的是个女儿!”

屋子外边北风呼啸,屋内却是春意盎然,喜气洋洋。

幸福的一家——阿爹阿娘,儿子女儿,吉祥四宝!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没有了
他们都在读: 怒龙战帝首长的麻辣妻代嫁王妃:错惹冷暴王爷快穿之炮灰她选择种田冷皇戏凤媒介之戒